当前所在位置:主页 > 动态 >

雪花白_正北方网

发布日期:2020-11-22 10:41 作者:3分赛车

  雪花之白,白得纯粹。雪花之白可以说是悦目之白。它配得上“赏心悦目”这四个字。法国诗人查尔斯波德莱尔诗中有这样一句:“我君临苍穹,像难解的司芬克斯;我把雪白心跟天鹅之白相融”。波德莱尔用雪白来自喻,他让我们看到:在他心灵的原野上,大自然和天鹅之间构成了一种极致的美丽与和谐。应该说,任何人眼里,白天鹅都是美的,它从静态到动态,从形体到色泽,从温柔的步履到飞翔的姿影,无不流溢出无与伦比的美丽。“雪白心跟天鹅之白相融”,即是美丽和美丽的互动这该是何等动人心魄的至美境界啊!

  也许你有这样的经历:冬日晚上一觉醒来,发现天亮了,披衣走近窗前,才知道晚上一直在下雪,雪花一个劲地在朦胧隐约中纷飞飘扬,地上、树上、屋顶上,直至看不见的远方。雪花无声无息地飘着,默默地覆盖着森林,覆盖着河流,覆盖了原野,一切的一切都被雪花之白包裹着。所谓天亮了原本是白雪的华光所致。静悄悄的雪,从容自在地,掩盖着一切的丑陋、一切的烦恼、一切的忧伤;悄无声息地,净化着大地的灵魂,安抚着人类的心灵。

  在透着微光的夜色中,雪地幽幽邈邈,远山层叠难分,万籁沉静中的雪花白,如烟如幕,遮蔽着地上的污浊,让世界变得纯净。这样的时候,你会觉得,大地的胸襟是如此宽阔。踏雪而行,披雪而去,那一行清新的脚印,等你回头再看时,已被新雪覆盖,或是渐消渐溶,在长长短短的时间和空间里,有如人生的灿烂渐趋于平淡,终归是了无踪影,了无印痕。如果是在白天,你在缜密细致地品匝过,白雪飘上枝头层层堆积,慢慢变得莹洁剔透的那份感觉后,一定会被它无瑕的洁白吸引,一定会掬起一捧白雪,仔仔细细端详她那洁白晶莹的结晶体,感受她那清凉的体温。如果你更有心一些,你也许会伸出双手,小心地接着飘落的朵朵白雪,犹如捧着一份久违的那种难以言尽的心情。一丝凉气钻到手心里,冰冷冰冷的雪在掌心慢慢融化,你似乎可以闻到雪的气息。捧着那期盼已久的雪,你会觉得雪原本就是上天给人间的一份赏赐,它是一道美丽绝伦的风景,在寒冷季节无拘无束地演绎浪漫脱俗的风情。雪花白啊,在尘世的感觉中,在凡俗的情调里,又怎能不是极致的美丽和美丽的极致?

  我曾经消极地认为,在工业污染严重,生态平衡遭到极大破坏的现存的环境条件下,我们居住的南方是很难看见茫茫白雪的。想不到还会这样的例外,我回老家过年的那几天,瑞雪一场连一场,每天都可以看到雪花飘飞,飘得漫天漫野都是。那些时日,我的心空被装点得一片纯净,我的想象被打扮得如此纯粹,我几乎是一不经心,就想到了退耕还林和环保治污这些可以带来美好生活的鲜活的字眼。

  倏忽间,相聚的日子飘然而去。离别老家回到蜗居地的那一天,父亲像以往一样拿了挂鞭炮出来。鞭炮炸响的时候,大红的碎屑夹杂在雪花中纷飞,溅落在洁白的雪地上,将雪地点缀映衬得分外醒目。我和兄长是闻着那特别的火药香,踩着洁白柔软的积雪离家出行的。那一刻,余光中《乡愁四韵》之一韵溜到了我的唇边:“给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,那信一样的雪花白,那家信的等待是乡愁的等待,给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。”天上飘着雪,身上披着雪,路上积着雪。融在此情此景中,离家的人,又有谁,能不怀着浓浓的离情别绪?其实,这雪念和乡愁,这雪花之白一样的纯粹和美丽,不只波德莱尔才有,不只是余光中才有,也不只是飘雪的日子才有,它时时刻刻飘忽在一双双温情脉脉的望眼中,沉积在每一个思乡游子的心头。文/程应峰


3分赛车
3分赛车